全国4000多心理咨询师在线:请来电 求助是强者的

2020-03-01 00:44       网络整理

  “我刚从热线上下来,和一位武汉市民聊了30分钟。”吴敏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最近她有了一个新身份,除了新疆大学心理中心教师、自治区心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外,她还是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的专业心理咨询师志愿者,通过一根网线,将她与 3280 公里之外的武汉市民连接。

  疫情之下,患者突遭染病,家属失去至亲,医护高压工作,居民窝在家里,工人不上班,学生不上课……公众在这种非正常社会状态下心理问题越来越凸显,专业心理咨询师也陆续加入了这场防疫大战。

  吴敏正是这样一名心理战士,数日来,她已经对近50个来访者进行了心理辅导,而与吴敏一样,2月24日正式对外发布的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上,目前已汇聚了来自全国 1200 多家高校和相关机构、4000多位心理咨询师志愿者,他们利用现代网络通讯技术,打破物理阻隔,直抵求助者内心,打开一个个心结,消除笼罩在人们心中的病毒。

  勇敢的患者和家属:坚强之后,一定要来找我做哀伤处理

  自吴敏成为热线平台的心理咨询师以来,因为长时间说话,她每天的饮水量是平时的数倍。“2月23日以后,求助者就非常多,24日一天就接了9位求助者。”吴敏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通过网络,全国各地来访者可选择两种求助方式,一种是语音电话辅导,时间为半个小时,另一种是文字对话辅导,对话时间为40-50分钟。她利用专业心理咨询知识,为焦虑的来访者实施心理辅导。

  来自湖南的彭萍和吴敏一样,是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的心理咨询师志愿者,她本职工作是一名高校心理咨询教师。“最近不少求助者都是出院的确诊患者。”彭萍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确诊病人出院之后,身体依然会有不适、虚弱、失眠,而心理常常还处于恐惧和害怕之中,也难以与亲人亲近。”彭萍说,这种情况下,出院患者一般都需要更多的关心、理解和支持,若长时间处于抑郁状态,也不利于身体的恢复。

  彭萍说,作为心理咨询师,在她对求助者进行心理辅导过程中,她会努力想象患者是一名怎样的人,并告诉患者自己对他的感受,想象自己在患者身边。“我们要去关注他的人,不是去关注他的问题。这个时候,即使没见面,也能感觉到心是相通的。让患者感觉到自己和身边人的连接,从而疏解自己的情绪。”

  患者痊愈出院,在家人陪伴下,心理问题也会逐渐好转。“但对于失去至亲的人,无论他们怎样为了鼓励家人而坚强,我都建议他们积极去寻求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要及时做哀伤处理。”吴敏说。

  疫情下,诸多家庭有亲人因感染新冠肺炎逝世,或者其他原因过世,均无法及时与亲人告别,而且一些家属为了撑起整个家庭,必须坚强,给亲人以信心,抑制悲伤。

  “他们都是好样的。”吴敏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但我也很担心,目前他们用另外一种坚强的方式掩盖了哀伤情绪,这样会激励家人战胜疫情,但从我们专业角度来分析,遇到至亲逝世,"每个人其实没那么坚强,后续需要去做哀伤处理,可以在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与亲人好好告别,将这种哀伤都释放出来。”

  应急状态下的医护人员:扛过疫情后,要高度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

  吴敏说,近日来,她接到了多位医护人员的求助,“一般都是30多岁,长时间在一线工作,巨大的压力,导致自己失眠焦虑,甚至抑郁。”

  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一位发热门诊医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医护人员现在都处在战斗状态中,在岗位上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闷在衣服中,再加上高强度的诊疗工作,身心需要足够强大。

  吴敏说,一线医护人员是在应急状态下,他们现在最重要关注的不是心理问题,而是生理层面疲惫问题,“白天高负荷上班,下班休息,他们没时间来思考心理问题,目前阶段,我们一般就会建议他们好好休息,同时给他们正向的鼓励和肯定。”吴敏说。

  但吴敏告诉记者,根据他的判断,等到疫情结束以后,一线医护人员们心理问题会被凸显出来,“因为任何非正常状态下都有一个规律,全国的医护工作者从一线下来以后,希望各地要有配套的心理辅导支持。”

  “在大疫情下,这些医护人员看到太多生命的离开,现在来不及思考,一旦彻底放松下来,很多人内心就会开始思考诸多深层次问题。”吴敏说,这个时候需要我们专业心理咨询师走进他们的内心,与他们一起度过这段时间。

  此外,吴敏还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能让一线医护工作者过长时间地工作,要有人替换,在高压状态下,让身体先放松下来。

  “憋坏”的家庭关系:亲子摩擦不断,急需心理疏导

相关推荐